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世界读书日 琴园读书人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3日 14:29 点击量:

书之所聚,心之所栖。在全民阅读的时代背景下,湖北大学扎实推进全校阅读活动全年化、常态化和制度化,读经典、品文化,师生组团阅读成风,“夕阳红”系列读书活动、大学生创意读书节……学校获教育部高校校园文化成果一等奖、湖北省十佳书香校园,“书香琴园、文化育人”的品牌也越来越响亮。

是谁阅读湖大惊艳了时光,留下了醉人的记忆?今天是世界读书日,我们特邀请湖大最美读书人——湖北大学2017年图书借阅冠军、学校图书馆馆长分享书中的诗意与远方。

研究生借阅冠军俞乐:一年半做三本读书笔记,劝君惜取读书时

文学院2016级研究生俞乐以一年113册次的图书借阅量,成为了2017年度校图书馆借阅书籍册次最多的研究生。

俞乐本科是江汉大学文化产业管理专业的学生,出于对古代文学的喜爱,她又报考了湖北大学古代文学(唐宋元诗歌方向)的研究生。近两年的研究生学习中,俞乐不仅阅读了大量的书籍,还做了三本180页的纸质读书笔记。

从研究生入校开始,俞乐每看一本书都要写一篇读书笔记。感兴趣且易读的书会写两三页左右,与专业相关的书则会写上十几页。做读书笔记之初,俞乐只是简单地摘抄感兴趣的句段。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后,俞乐开始给读书笔记制定模板。模板篇首根据论文参考文献的格式,记下书目、出版社、年代、作者等信息;篇中包括章节标题、内容介绍、原文引用、感受评价与思考;篇末以全文回顾收尾。

一开始,俞乐选择做纸质笔记。后来随着笔记数量的增加,俞乐发现需要查询篇目时,纸质笔记耗时过多,而电子笔记的检索功能则显示了它的优越性。因此,俞乐将其做过的读书笔记全部扫描上传到印象笔记中,并开始做电子笔记。

“读书笔记看起来是一个个零碎的片段,但当积少成多时,你会发现你能由一个信息联想到另一个信息,片段串成篇章,篇章串成事件。久而久之,腹中的笔墨将慢慢累积,适时引经据典也不在话下了。”俞乐谈到。

在选择书籍的时候,俞乐一般会结合自己的兴趣和专业需要。研二开始,她更是加强了对系统性阅读的重视,读了不少历史学、心理学、逻辑学和美学方面的理论书籍。关于理论书籍,俞乐提出了自己的读书方法:根据目录观察书的结构,找出书的重点章节,结合兴趣和专业需要进行精读和泛读。这样既可以缓解阅读理论书籍的枯燥,又可以达到获取知识的目的。

俞乐本科阶段就很爱看书,感兴趣的和畅销的书一本都没有落下。另外,在看书之余,她还经常上喜马拉雅FM上听《东吴同学会》《晓说》《观复嘟嘟》等节目。俞乐觉得听书可以缓解眼睛的疲劳,并且听书时会给人营造一种聊天的氛围,容易引起自己的思考。

进入研二后,俞乐看书的时间逐渐变少。因而,她十分珍惜自己的阅读时间。她认为阅读最大的收获不在于丰富自己,而在于享受看书的状态。在俞乐眼中,无论再讨厌读书的人,只要坚持捧着一本书读,时间长了也可以捧出一种“优越感”。“因为阅读会让人沉淀,让人不再那么迷茫,让人在面临焦虑时,还能拥有从容的心态。”俞乐感慨道。因此,她认为大学生应珍惜当下时光,多阅读书籍,来平和心境。

教师阅读冠军王勇:读书是一种本分

在2017年湖北大学图书馆教职工借阅排行榜中,56岁的教师王勇以224本的借阅量勇登榜首。这位在去年平均每天借半本书的教师,目前在图书馆十二楼古籍部工作。

与书为友 深爱中国文化

根据图书馆网站的数据显示,从2008年至2016年,王勇每年的借阅数都在一百本左右。“我去年借阅数量大爆发是因为在做有关长江经济带方面的研究。”他补充,“我是文科出身,有关经济学方面的知识需要通过阅读书籍和查阅大量数据才能获得。”

王勇是湖北孝感市人,少时在乡镇上学,条件极其艰苦,上大学前从未见到过一本完好的《新华字典》。他那时候的梦想很简单,就是能够进入县城,读到更多的书。1980年,他考入了四川大学考古系,看到藏书几百万册的图书馆时,他第一次见识到何为书山。自此以后,他整日与书为伴,读大学的四年里,他只回过一次家,就连寒暑假也是留校读书。

他的大学老师说,古代文史哲不分家。于是,他将图书馆里大部分有关这方面的书籍都看了个遍,还附带读了一些现当代小说。《大学》中曰: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大量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刻印在他的脑海中,对他影响尤深,他奉“慎独”为座右铭,以“慎独斋”命名自己的书房。

王勇之前一直在历史文化学院任教,2015年因故从教学一线转到教辅岗位。他多年开设《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一门课,希望能将自己读书以来,从书中领悟到的道理教给学生们,做到知行合一。他感慨:“读书除了获取知识,亦充实、丰富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教会我与人为善,诚以待人。”

藏书成痴 四十年达上万册

王勇可谓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书痴”,除了如饥似渴地读书外,他还喜欢收藏书籍,四十年来,藏书量达上万册。据他描述,工作室和住宅里都是书,家里的书房有两面墙放书,还有几个八层的32开的大书柜,床底下也都放满了书。而这些还不是所有的书,因为之前他曾多次捐书给其它学校的图书馆,捐出去的大约也有三千多册。

“有些书是买的,有些是别人送的,还有些是我要来的。”谈到如何搜集数量如此庞大的书时,他打开了话匣子。上大学时,为了攒钱买书,他省吃俭用,一学期省下两个月的生活费,然后再走十几公里的路省下路费去书店买书。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了宁夏的一个单位工作。在那个年代,出差都是坐火车,而从宁夏到出差城市的火车卧铺票和硬座票相差一百多块钱,为了省下这一百多块钱来买书,他每次出差都将卧铺票换成硬座票,有时候在中途换乘后没有硬座了,他甚至可以在车上站一天一夜。

“我的朋友很懂我,经常给我送书。之前我去一个老友家拜访,他带我去他的书房,指着书柜上的书对我说‘随便挑’,然后我就挑了两百多本。”他笑着说,“还有在出版社工作的朋友,每次一有新书,我就会向他们‘讨要’一些。”

这些或买、或赠、或要来的书跟随他近四十年,从四川到宁夏,又从宁夏到武汉,它们于他已不仅仅是书这么简单,更像是一种老朋友之间的情感,也是一种精神寄托。“小时候一直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书,攒了这么多年,每一本书都是有回忆的,我不舍得抛弃它们。”他补充,“等我以后老得看不动书了,我就都捐出去,让它们继续发挥价值。”

图书馆长刘刚:读书应当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4月23日,第二十三届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记者对话湖北大学图书馆馆长刘刚教授,就图书馆在参与全民阅读活动的主要做法、图书馆当前图书资源建设和未来发展等进行了访谈。

记者:图书馆作为师生阅读的重要场地,在响应“全民阅读”活动中主要有哪些举措?

刘刚:自2012年学校开展全民阅读活动以来,图书馆充分发挥馆藏资源和空间资源优势,以“书香琴园•文化育人”为主题,创新阅读载体,丰富阅读形式,营造浓郁的书香校园氛围,在全民阅读平台建设、读书品牌培育、全民阅读推广、“爱心书屋”建设等方面成效明显,连续三年获得由中国图书馆学会授予的“全民阅读示范基地”称号,武汉读书之城建设“十大阅读基地”等,还向市民发放3000张阅读卡,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每年世界读书日期间,我们图书馆都会开展“读书节”系列活动,作为学校全民阅读“十大阅读活动”之一,今年已是第七届。其中常规活动有“读者之星”颁奖、数据库推广、专家讲座等,除此之外还举办过书法活动、茶艺展示等。

今年活动定在4月25日,主题为“读经典 诵经典”,号召大家阅读经典著作。届时,除了常规活动外,还会有诵读比赛、“真人图书馆”等活动在校举行。其中,诵读比赛的优秀作品将被送至参加省级、国家级比赛,真人图书馆会邀请优秀校友分享考研与就业经验。

记者:图书馆有丰富的馆藏资源,在倡导全民阅读活动中发挥着重要的阵地作用。近年来,我们湖大图书馆在馆藏资源建设方面有些什么主要举措。

刘刚:湖北大学一直很重视图书馆资源建设,当前,我们的电子数据库资源数量排省属高校榜首。而且学校每年都在增加电子资源,2017-2018年新增数据库11个,新增试用数据库18个。

当前,学校每年电子资源下载检索量约1500万次,其中自然类、社会科学类文献下载量最大。但很多师生还是没有充分探索到图书馆电子资源这个“宝库”。

大多数师生都是寻求书本、杂志等文献资源和相关研究数据,但实际上在图书馆网页“馆藏资源”里,我们还有许多丰富的资源,比如在我们特色库中有全国少有的中国古籍库,这里面还收藏了少量的世界孤本;我们还有中外古典音乐库、学习考试资源等,师生们可以在线听音乐、学雅思等等,并且我校也是最早一批购买到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资源数据库的学校。

记者:就阅读本身来讲,当前许多人对“浅阅读”和“深阅读”有一些争议,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刚:我觉得深阅读和浅阅读都非常重要。浅阅读不可避免,或者说不可缺少。一方面,当前是信息时代,知识碎片化本身让我们进入了浅阅读的时代,同时,浅阅读从某种程度来讲也是通识教育的一种形式,也可以帮助我们涉猎更多的知识。

深阅读往往是在浅阅读的基础上慢慢凸显出来的。广泛的浅阅读可帮助我们找到一个兴趣点,从而进行深入探究。深阅读也必不可少,没有深就没有专,同时一定的深阅读基础也可帮助理解广泛的浅阅读内容。

我是理工科出生,从学科性质来讲,理工科学生可能更多接触深阅读的内容,比如对某个公式的研究等等。但人过半百后,现在我又在教《管理经济学》等文科类的课程,感觉到文科类学生可能更多接触浅阅读,由浅入深,慢慢成为专才。

当然,不管是深阅读还是浅阅读,最重要的是要阅读。其实读书本身就应该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读书就像吃饭,我们不能回想哪一顿饭有什么具体的用处,但正是说不上用处的一餐又一餐,支撑着人们身体的成长。读书也是这样,积少成多,等到一定的程度就能体会到它的用处。

记者:学校近几天新安装了朗读亭,是不是在促进全民阅读这一块儿有一些新举措?

刘刚:没错,我们今年阅读的主题是“读经典、诵经典”,朗读亭的引进也意在于此。希望吸引师生们通过读书诵书,体会阅读的乐趣。

在推进全民阅读过程中,图书馆会持续加强资源建设尤其是电子资源建设,也希望师生们更多地了解和使用图书馆的电子资源。

然后是空间优化和再造。目前图书馆的空间资源已饱和,纸质图书已摆放不下。同学们考研资料的堆积也为馆内防火防鼠带来了重大隐患。本学期我们增加了五楼琴园文献中心,将来还会改造三楼期刊室,并将二楼改造成创客空间。今年夏天,图书馆将会根本性解决空调问题,未来也会更换LED阅读灯、维修或更换电梯、加强防火安全。我们还计划向学校申请增加建设图书馆分馆以解决空间问题。

第三是智慧图书馆建设。智慧图书馆其实就是智能化和便捷化,未来我们会增加移动端阅读资源,例如手机阅读、写作分享等。还将提高馆内自动化程度,如在2020年前引进图书自助借还机器等,做到对外阅读快捷方便,对内信息化程度提高,等等。

 

本文转载自湖北大学主页http://www.hubu.edu.cn/info/1246/27714.htm

湖北大学图书馆微信公众号